所以村里种植藏年花的村民一点也不担心销量

2021-03-21 12:02

我们在采访老人的同时,身边也围上来几个年轻小伙子。他们的身材大多苗条修长,一看就是专业舞蹈演员。一位站在记者身边名叫格桑加措的19岁男孩告诉我们,艺术团现在的表演需求量越来越大,除了藏历新年要表演外,像望果节、雪顿节这样大大小小的表演还有很多,而且马上又要参加拉萨市文艺节目的选拔赛,大家都非常用功地在排练。

我们在台下耐心地等待老人家排练完舞蹈,老人面带笑容地向我们走来。虽然经过这么剧烈的运动,但是老人却没有透露出一丝的疲倦。老人叫才旺罗布,是桑木村5组村民,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年轻时还在山南泽当文艺队跳过舞。

藏年花长什么样子?为什么我们一路上看到的只是绿油油的青稞田,却没有发现藏年花的身影?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找到村委会主任次旺。次旺告诉我们,藏年花就是一种经过染色的麦穗花,每年在藏历4月15日之前开始播种,等到藏历8、9月开始收割。次旺说,藏年花是桑木村的特产,全西藏只有桑木村生产的藏年花最好,所以村里种植藏年花的村民一点也不担心销量。

在次旺的带领下,我们在县职业培训学校的舞蹈练习厅里见到了正在排练舞蹈的艺术团演员们。

在一旁指挥演员们排练的拉萨市文化局驻村工作队队长卓嘎向我们介绍:“桑木村的村民能歌善舞,这个特性和他们的藏年花一样出名。所以自从拉萨市文化局驻村后,我们就组织村民成立了藏年花民间艺术团。刚才你们所关注的那位老人家就是艺术团里年纪最大的舞蹈演员,今年已经63岁了。”

5月的拉萨,空气中带有丝丝凉意,远处的山上由于刚下过雪,覆盖了一层白蒙蒙的“薄纱”,远处的山峰雪景与路边的葱绿树林交相辉映,煞是好看。我们乘坐的采访车从平坦的堆龙德庆县城穿过,不一会就到了在拉萨乃至全西藏都非常有名的藏年花之乡——桑木村。

坐落于堆龙河畔的桑木村,据说是三世达赖喇嘛出生的地方,历史上一直是哲蚌寺、色拉寺等拉萨名寺的领地。村中藏式村舍典雅古朴,与田园、林卡、溪流构成了美丽的乡村田园风光。该村有喜欢歌舞艺术的传统,是远近闻名的“歌舞之乡”。

“现在不仅是我们的藏年花受到欢迎,村中的艺术团也因为演出以藏年花为主题的歌舞,还经常被邀请到外面演出呢!对了,现在艺术团还在不远的堆龙德庆县职业培训学校里排练舞蹈呢,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

伴随着节奏轻快的歌曲,演员们手中拿着藏年花,一会伸展身姿欢呼雀跃,一会怀抱藏年花摆动身体。我们一行虽然都听不懂藏语,但是却被舞蹈中所表现出来的喜庆丰收景象给深深吸引住了。舞台中间时而踏步昂首、时而舞动双手的一位老人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每到藏历新年,藏族群众都会按照千百年遗留下来的习俗,在装满拌好的酥油、糌粑和青稞的“丰收吉祥斗”切玛上,插上五彩吉祥的“罗萨美朵”。藏年花就是从藏语“罗萨美朵”翻译而来的。“罗萨”是藏历新年,“美朵”是鲜花,插上“罗萨美朵”就寓意着来年有一个美满、丰收的幸福年。

“小时候村子里的藏年花都是供奉给罗布林卡或是有钱的贵族家庭,我们这些穷百姓过年时只插一些草,有时候顶多也就插上一两根藏年花。现在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每家每户过年都会买好大一把藏年花插在切玛上面,日子好了,这代表幸福的花儿也越插越多了。”老人感慨地说。

问及舞台上表演的舞蹈与藏年花有什么联系时,老人说:“我们刚才排练的舞蹈叫做《幸福藏年花》,是驻村工作队请专业老师为我们编排的。舞蹈和歌曲的内容反映了桑木村藏年花的神话传说和历史由来,包括制作藏年花的过程也在歌词里有体现。通过这个歌舞,基本能让观众们了解藏年花的一切。”老人顿了顿,接着说:“2013年的西藏电视台藏历新年晚会上我们还表演了这个节目呢,观众们的反映可热烈了。”

“也许跟这里的气候、土壤有着很大的关系吧。别的地方其实也可以种出来,但是无论从花的外形还是麦穗的饱满度都没有桑木村的好。”次旺解释说:“村里种植藏年花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藏年花从种植、采摘、晾晒到上色都遵从着世代相传的古老技法,这也是其他地方学不会的。”

欢快的乐曲声又响起,我们的采访车也慢慢驶出学校。看着远处白雪已经融化了的山顶和田地里村民们忙碌的身影,我们也感受到了丰收的喜悦。(《拉萨河纪行》采访组记者 王匀 李勤 孙开远 董秀丽 向远湛)

也许是受到了“堆龙曲”的庇佑,桑木村所种植的藏年花不仅成为节庆日必备的吉祥花、幸福花,还成为宣传文化、赞美历史的艺术花。